单兵大炮!中国版“古斯塔夫”即将装备,第五代“大炮”性能如何
原标题:单兵大炮!中国版“古斯塔夫”即将装备,第五代“大炮”性能如何 近期,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下属的河北燕兴机械厂,在其公众号上发布了一条“人狠话不多”的微信新闻,根据报道,由燕兴机械厂主导、“经过多年扎实细致、全力以赴努力”的某个陆战兵器项目已经竞标成功。后根据燕兴公司在微信里的“官宣”,这次竞标成功的,是早在2019年八月份就完成了首批五门样炮组装、奔赴预定演习场进行了多轮试验评估的国产新一代无后坐力炮。 虽然作为一个兵器工业集团旗下的、估计没多少军迷知道的老牌国营机械厂,燕兴机械厂发布的微信新闻注定不会有多少军迷去看,但对于一直关注着中国陆军在军改之后的编制体制、装备建设的大佬们而言,中国陆军再度即将列装无后坐力炮不啻于一个大新闻,因此今天咱们就来开个坑专门谈谈这件事。 中国无后坐力炮简要历史 中国陆军上次研发无后坐力炮,还是遥远的1980年的事情了。根据中国陆军部队、分队及以下火力配系,当年定型的80式95毫米无后坐力炮,原本是作为团属炮兵营下属反坦克连装备的部队一级反坦克直射火力列装的。但是该型火炮最后由于威力偏弱,减重相比原有装备优势又不明显,性能高不成低不就而没有列装,导致我军步兵团级单位始终只列装了老旧的75式105毫米无后坐力炮。从那以后,我军就再也没有研发过同类装备。 75式105毫米无后坐力炮 同时,相比作为团一级反坦克火器装备的75式105毫米无后坐力炮(用北京212吉普底盘携载),我军列装更为普遍的,则是装备给步兵营轻便炮兵连的78式82毫米无后坐力炮。但是75式105炮也好,78式82毫米炮也罢,在进入90年代之后已经纷纷进入了换代期限,前者最终普遍被步兵团一级的AFT-08型反坦克导弹取代,后者则干脆被著名的PF-98A型120毫米火箭筒的连用型取代了。 PF-98A型120毫米火箭筒 一直到今天,虽然78式无后坐力炮时不时还会在陆军的演习中露个小脸,但实际上已经日薄西山,估计就是当做训练装备使用顺带消耗先前的弹药储备,用到寿命、用完弹药就拉倒。 为何现在还需要新的无后坐力炮? 既然无后坐力炮这种装备在中国陆军的存在感本来就在逐渐下降,为何到了2020年,这种武器“老树新花”、不仅没有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反而搞出了最新型的“第五代产品”呢?大伊万认为,从战术和装备角度来考察,大约有如下两个因素: 因素1:战术要求,强化支援火力 首要因素自然是从2015年开始的新一轮改革,咱们先前讨论过一次,改革给中国陆军分队及以下作战单位带来的装备变革,首先是合成营一级支援火器大大强化,火制范围大大提升。 相比之下,先前营属火力连装备的PF-98A型120毫米火箭筒连用型射程较近、备弹量不足、射击精度也相对较弱,是注定要被列入淘汰之列、换装AFT-11型反坦克导弹的。同理,在营一级强化反坦克力量、列装反坦克导弹、而装步班则装备有车载或炮射反坦克导弹的情况下,原本下放到班、用于替代69-1型40毫米火箭筒的PF-98A型火箭筒(班用型)定位也会相当尴尬。 毕竟一门粗笨、带弹量较少、还占用着两三个战斗兵名额、打不穿现役主战坦克装甲的反坦克火箭筒,对军改后火力密度越来越高的步兵班组来讲,无疑有点儿过气。即使是班组缺乏反坦克手段的轻机械化部队,列装PF-98A型120火也不是个多好的选择,毕竟对于轻机械化部队来讲,本来也就不指望它跟装备有主战坦克的对手装步、机步部队刚正面,而PF-98A在低烈度作战中威力过剩。故而不管是对于合成营下属的火力连,还是对于基层各装步/步兵班组,全都面临着支援火器换代的问题。 因素2:战备要求,便携性要求 次要因素则是军改后,中国陆军“新质作战力量”火力配系的需求,咱们先前提过很多次,军改之后,中国陆军战斗序列中起码出现了两种新型战役战术军团一级编制,分别是由陆航部队加上精锐轻步兵组成的空中突击旅和由精锐轻步兵糅合部分轻装甲力量组成的特战旅。 但是空突旅也好,特战旅也罢,作为在地面机动时可能缺乏重型车辆载具、必须靠徒步实施战术机动的轻步兵,这两种旅在分队及以下支援火器的编配上要求只会更加苛刻,务必做到战斗全重、携行性能、战术性能的整体均衡。诸如PF-98A型120毫米火箭筒这种傻大笨粗的玩意儿,你装备给重型或中型装步倒还能说得过去,装备给轻步兵的话,这携行性能想来会非常感人。 无后坐力炮有什么优势? 在这种战术和装备要求下,能够代替PF-98A型火箭筒的,大概有如下几种选择: 一是学习俄军续装RPG-7的传统,再把已经淘汰了的69-1型火箭筒给装回去(笑),在攻坚与携行性上取得均衡,但是想来中国陆军也不肯干这种开倒车的事儿,故而这种把69-1拉回去的解决方案是最快被淘汰的; 69-1型火箭筒 二是干脆在现有的装备基础上做做加法,跟美军装备M72 LAW和AT-4一样,用各种单兵便携式一次性火箭筒取代现有的班组支援火力算了,既不占编制,又可以极大地解放出更多的战斗兵来强化班组直射火器。但是,不管是美军的AT-4还是国产的PF-89型80毫米火箭筒,亦或是最新的93毫米单兵火箭,其射程均太近,大概只有200到300米左右,这个射程在战斗中只能用来应急,即使是实施攻坚,距离也太过危险。同时,这种单兵火箭筒的实际质量也无法做到人手一具,毕竟中国陆军对其战斗兵的战斗携行要求极高,导致机枪手和机枪副射手很难携带,而班长和副班长要携带枪榴弹也很难携带,即使是人手一具也难以做到携带多弹种执行多元化的战术任务; 三则是走激进路线,直接装备反坦克导弹,包括在合成营一级全部导弹化,给合成营一级火力连列装AFT-11反坦克导弹、给各装步甚至空突与特战小组列装红箭-12反坦克导弹,但是即使财大气粗如美军,也只是把AGM-148A“标枪”作为选装装备,列管在营一级,战时再按需申领,完全没有说把从分队到班组全都用各型号反坦克导弹给装备起来的。 在咱们把所有的可能性都一一列出来、并一一剖析之后,最适合改革之后中国陆军装备给各装步班、空突班组、特战小组作为主要的支援、攻坚火器的,既不是威力不足的便携式一次性火箭筒,也不是价格太贵的各型便携式反坦克导弹,反倒是看起来最貌不惊人、似乎已经有些过气了的无后坐力炮。 古斯塔夫无后坐力炮初始型 不过这倒也并不奇怪,除了中国陆军,实际上美国陆军也采用了极其类似的火力配系方案,尤其是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从1995年开始采购瑞典制造的卡尔-古斯塔夫M3型无后坐力炮,就一发不可收拾,尤其到了阿富汗山地这种场合,无后坐力炮更是成为了压制塔利班武装火力支撑点的利器,尤其是2017年,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一年内就批准采购2000多具卡尔-古斯塔夫M4,表明了这种轻量化的、多弹种的、具备简易火控功能的先进无后坐力炮还具有很强的生命力。 美军装备的古斯塔夫M3型无后坐力炮 新一代无后坐力炮性能会如何? 当然了,既然有美军的卡尔-古斯塔夫M3/M4珠玉在前,中国陆军此番研发的新一代无后坐力炮显然就有了对标对象了,虽然目前这门新型“82无”还掩盖在迷雾中、没有实炮露脸的迹象,但是大伊万认为,其总体性能应当全面对标卡尔-古斯塔夫M3/M4,主要达成如下指标: 古斯塔夫M4 一是轻量化,否则新型无后坐力炮相比PF-98A就毫无优势可言了。众所周知,PF-98A型120火的发射筒、测瞄模块等重量在10千克以上,作为其主要弹种的破甲弹重量6.28千克,多用途弹重量7.6千克,战斗全重高达16到18千克。而相比来讲,卡尔-古斯塔夫M3/M4通过改进发射筒工艺、多采用铝合金构件等措施,成功将其战斗全长降低到950到1000毫米左右,战斗全重不足10千克。 如果我们的新型“82无”能够达到卡尔-古斯塔夫M3/M4的水平(问题不大),无疑会极大地解放步兵单位的战斗负重。同时,降低的战斗全重也可确保班组能够携带更多的无后坐力炮弹药,一改PF-98A型120毫米火箭筒只能携弹两发、打完就丢的窘境。 古斯塔夫M3型的弹药 二是任务多元化,尤其是在中国陆军装步班反坦克任务比重在其承担的战术任务比重逐渐下降、逐步让位于攻坚和步兵突击的情况下,把“只能反坦克”、多用途弹只配发一枚的PF-98A给更换成任务更多元、可以携带更多不同种类弹种的无后坐力炮也是大势所趋。 PF-98弹药种类不多 在这一方面卡尔-古斯塔夫M3/M4同样给咱们作出了表率,除了可以发射FFV597式超口径火箭增程破甲弹、FFV502式多用途弹等常规弹种,还可以发射M751式串联破甲弹、FFV551式火箭增程破甲弹、FFV441B式杀伤弹、FFV469式发烟弹、FFV545式照明弹以及训练弹等。近年,瑞典人甚至开始给卡尔-古斯塔夫M3/M4配备半主动激光制导弹、横向效应弹等新型弹种,用于实施精确打击或城市作战,前后共研发了14种弹药,同时其性能射程等主要技战术指标均远远超过美军列装的诸如AT-4、M72 LAW这种便携式火箭筒。 古斯塔夫M4可选的弹药丰富 作为中国陆军新一代无后坐力炮,咱们的“新82无”没有理由不达到同类性能。此外,包括新一代测瞄合一火控模块、具备狭窄空间使用能力等等都已经属于常规性能了,这里也就不再赘述了。 总之,伴随着军改的进一步深入,中国陆军在装步班组、连排、分队一级支援火器上还会有更多的改观,在轻步兵、特战分队装备的轻武器上也会有更大的变化与优化,就让我们继续期待,静待中国陆军新型无后坐力炮正式面世的那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